1. <option id="lszqd5"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  1. <font id="zzowb4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樂盈,有你相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拍《樂盈的團長我的團》的康洪雷采訪了很多抗戰老兵後,和蘭曉龍倆個在酒店裏嚎啕大哭,之後我們想,哭什麽呢?哭這些老兵壯麗的往事和寂寥的今天?是哭我們自己的無知,自己的可憐。我們快五十歲了,居然對中國抗戰曆史上這麽大塊波瀾壯闊的史實和一個一個區域,居然絲毫不知,你說不可悲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點點頭,看著母親,好久沒有這樣近距離地看母親了。母親的頭發不再光澤,冒出了些許白發,臉上的紅潤也已褪去,眼角還出現了皺紋蔓延的痕迹。只是那聲音依然動聽,那眼神依然慈愛,那叮囑依然深情不知怎的,我的眼眶紅了,兩行熱淚從面頰滑落,滴在母親的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低頭看看,胸前的一顆扣子搖搖晃晃,說不定什麽時候會脫落下來,可我一心只想著打羽毛球:不用了,掉了我自己縫。說完,我抓起帽子就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永元當年毅然離開央視,挨個兒探訪抗日老兵,獨自做《我的抗戰》《口述曆史》,就是希望不讓曆史蒙塵。但這幾年之前,曆史的塵埃厚達三尺,不被重視。我很高興,今年的《開學第一課》掀起了曆史的石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氣又轉涼,我剛出門,不禁打了個寒顫,頭上冷冷的,是忘了拿帽子。我轉過身去,一把推開門,差點撞倒母親,她是爲追我而趕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等一會兒,幾針就好。母親麻利地穿好了針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這些參與曆史的人很多已死去,有的正在老去,正在失去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一聲孩子,飽含了多少愛;那一聲媽包含了多少情.我的腦海中頓時湧現出那一段動人的歌詞:時間都去哪兒了,還沒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,柴米油鹽半輩子,轉眼就只剩下滿臉的皺紋了我走進家裏,坐下來,想和母親說說話.快走吧,考試前就該去放松放松,勞逸結合才會有收獲嘛!說完,母親就把我推出了門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便是現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正要脫衣服,母親連忙制止說:脫了容易著涼,你還是穿著吧。樂盈比母親還高出一頭,扣子又在上面,母親把手舉得高高的,一針一線地縫著。突然,母親的手一震,一顆殷紅的血珠從指尖湧出。母親很快地把血珠擦拭掉,又縫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9 2001